废人

【错位】03

后续终于来喽,毕竟昨天是·真·十年后,就来一发粗·长,聊以庆祝吧~~




角色属于天野娘,ooc属于我





“再也不会出现了?”狱寺皱着眉头,紧紧的盯着纲吉,“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纲吉攥了攥拳,又将手重新张开,遮住了扑面而来的阳光,彭格列的大空戒指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

“你也有彭格列戒指?”言纲显然是注意到了他手上的东西,“可我以为彭格列的大空戒指应该只有一枚?”

“对,是只有一枚,”纲吉冲他安抚的笑了笑,仿佛每个酒窝里都渗满了暖意,“你就暂且把我当成门外顾问吧。”

“可我并不记得彭格列里有你这个人。”狱寺冲纲吉挑衅般的扬了扬头,“而且我也从未听说过你。”

“你要是听说过我就奇怪了,”狱寺的防范性果然还是这么强啊,纲吉心里暗暗感叹。

看着狱寺的眉头皱的愈发严重,纲吉只好慌慌张张的解释起来:“不过我可以帮到你们,你要知道,我是绝对不会做出不利于彭格列的事情。”

“你是我的弟弟吗?”言纲没有在意纲吉说的话,而是直直的盯着纲吉,超直感让他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恩,怎么说呢。”纲吉焦躁的碾着手指,没有守护者在身边的他就像迪诺一样,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是泽田纲吉,但是我不是你的弟弟,”纲吉调整着言语,“我是来自另一个平行宇宙。”

“那就是说,你要是回到了你的宇宙,我的弟弟就会回来了吗?”言纲冷着脸,言语近乎冷漠。

“对,”纲吉感叹于言纲的果断,却又为他们的未来担忧起来,“所以为了让我回家,也为了让你们的世界不至于灭亡,我们要到未来去。”

“未来?”狱寺抿着嘴重复着,“用十年后火箭筒吗?”

“恩,”纲吉不确定自己过多的干预是否会对现在已经脆弱的平行宇宙产生什么奇妙的影响,但是他还是决定不要去尝试,“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么多了。”

狱寺和言纲对视一眼,狱寺颇为恶劣的咧了咧嘴,一把抓住蓝波的后领,将他整个儿的提了起来,用力的甩了甩,“快把火箭筒拿出来。”

“呜,要忍耐……”蓝波眼泪汪汪的揉了揉眼睛,用力将十年后火箭筒拔了出来,并且用力的冲纲吉和言纲丢了过去,“蓝波,忍耐不了了。”

纲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处不能再熟悉的森林里面。

身前银色头发的高大的男人,背对着自己,佝偻着身体,近乎绝望的趴伏在一具棺材上。

而言纲正好推开了棺材的盖子,对上了男人哀戚的脸。

“十,十代目?”男人错愕不已,双手微微伸出,似乎要抓住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不,这不对,您看起来,似乎有些太年轻了。”

“我是来自十年前的,”言纲虽然想要表现的稳重一点,可他颤抖的食指却毫不留情的出卖了他,“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躺在棺材里?”

“十年前吗?”男人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紧紧的抓住言纲的手,冲他坚定的说着什么,纲吉听不太清楚,往前迈了两步,却不小心踩碎了一根断枝,引得两人朝他的方向看来。

“是你!”男人激动起来,转过身,将言纲遮挡了个严实,“离这里远点!”

“狱寺,他怎么了?”言纲有些着急的拽了拽男人的西服袖子,“他做了什么吗?”

男人刚刚转过头来,却猛的被一阵烟雾吞没,再等烟雾散去,出现的却是提着土产,一脸茫然的年轻狱寺。

“十代目?”狱寺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催眸思考着什么的人,“怎么了吗?”

“我不知道,”言纲强装镇定的冲纲吉挑眉,“你说呢?为什么他说要我离你远一点?”

“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平行世界,”纲吉耸了耸肩膀,“在这个平行世界,存在的可不是我,是你的弟弟。”

“是吗?”言纲似乎有些相信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一等,会有人来找我们的。”纲吉一边冲他们神秘的笑笑,一边暗暗的抹去背在手心的汗水。

这种事情他做了许多,可是却从来没有习惯过。

拉尔很快就找到了他,看见他却也只是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就将他们带进了基地。

基地里,里包恩正穿着一身白色的防辐射服,端正的坐着,冲着对面的几人颇为严肃的开口,“所以说,你是谁?”

纲吉有些害怕的吞了吞口水,对面的这个里包恩对自己没有义务,也就不需要照顾自己,所以他算是第一次直面里包恩极其恐怖的气场。

“你不要说什么门外顾问来敷衍我,”里包恩见他一直不说话,还以为他是在想什么搪塞自己的理由,不禁皱了皱眉,“还有刚才言纲说的那个十年后的我是怎么回事?”

“他是我世界的里包恩。”纲吉暗暗的揣度着言辞,他在心里一遍遍的重复着里包恩以前教过自己的谈判策略。

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当他微微抬头,看见面前这个人微褐色的眼睛毫无感情的看着自己的时候,一切言语都失去了作用。

“在我的世界里,我没有哥哥,我就是彭格列的头目,而且我已经当了有十年了。”

“是吗?”里包恩周身恐怖的气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微微的扯了扯嘴角,“看来那个时间的我技术不怎么样啊,怎么把你教成这个样子?”

“他分明可为我骄傲了,”纲吉有些不满的小声嘟囔着。

“那你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里包恩接过将尼二速来的一杯热茶,浅浅的抿了一口,“有什么打算吗?”

“啊,事情说来有些复杂。”纲吉笑着挠了挠自己的柔软蓬松的头发,“我外出战争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

“什么小意外?”

“我的武器都出了问题,不知道为什么都不可以用了。”纲吉故作镇定的耸了耸肩,勉强漏出一个微笑。

“可你是头目吧?头目的武器不都应该妥善的保管好吗?”里包恩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捧住茶杯的手猛的僵住,“守护者呢?”

“还有,你在那边,是死了吗?”

“啊,”纲吉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守护者们也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那这就是守护者背叛了你吧。”光线透过窗户,在里包恩的脸上留下了厚重的阴影。

“应该不是吧,”纲吉一如从前的温柔笑着,“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才没有来得及赶过来吧。”

里包恩微微抬起头,光线直直的照射到他的眼睛上,形成了奇怪复杂的光斑。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这样一个人拉入黑暗。”

“我早就身处黑暗当中了,”纲吉释然的笑着,“一开始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只是你,我的那个你,亲口告诉我,这不可能,还让我赶快回去。”

“这样你就相信了?”里包恩随手抚了抚身边静静趴着的列恩,“万一他是想要你回去,彻底除掉你呢?”

纲吉微微的翻了个白眼,“虽然他是彩虹之子,可我好歹也是彭格列的十代目啊,怎么会打不过他?”

“再说了,”纲吉盯着自己因盘坐漏出的一小节白皙的脚腕,“我知道他不会那么做的。”

“是吗?”里包恩颇为不屑的从鼻孔发出一声气音,“那你的武器又怎么说?”

“我不是说了吗?”纲吉似乎颇为无奈的重重叹了一口气,“我早就身处黑暗当中了。”

“他们是我在这世界仅剩的光了。”

半晌,里包恩才将手边已经微凉的茶再次端起,浅酌一口,借以掩饰自己翘起的嘴角。

“我想,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会成为一位真正的头目了。”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