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

【错位】04

ooc属于我 角色属于天野娘

距离来到未来已经有十多天了,纲吉除了必要的生活活动外,都尽可能的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哪儿也不去。

要知道,自己可不能影响了这个世界的时间线。纲吉暗暗的自我解释着,他自始至终还是不敢迈出房门半步,不知道是害怕影响时间线,还是怕这个失去了他们的世界。

门吱嘎一声被推了开,纲吉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转过身子,畏畏缩缩的去瞧门口站着的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做了十年的彭格列十代目还是这个样子,”门口的里包恩逆着光,斜倚在门边,左手有一搭没一搭的勾弄着自己卷翘的鬓角,“你在害怕什么?”

“啊,”纲吉一看见里包恩,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我本来就是个废柴嘛。”

“哼,”里包恩站直了身子,整了整身上可爱的小衣服,“我不相信那个世界的我,眼光会差到这种地步。”

他转身离去,却又在几米外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里包恩背对着纲吉,声音显得闷闷的,“我不是你那个世界的里包恩,自然对你没有那么多的了解,所以我不相信你。”

纲吉张了张嘴,却又慢慢的闭上,他发现里包恩说的话有道理,当然,他一直都是有道理的。

“可我相信我自己,既然那个世界的我选择了你,那也许你也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纲吉吞了吞口水,自己那个世界的里包恩自从自己坐上彭格列十代目的位子后,就很少再和他说这种话了。

“言纲在训练室,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来看看,”里包恩顿了顿,又开口说道,“你可以给他一些指导,以一个令人信赖的头目的身份。”

一个令人信赖的头目?纲吉低着头陷入了沉思,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里包恩已经离开了。

“算了,”纲吉这样想着,“我就去看一眼,应该不会对时间线造成什么影响的。”

在他踏出门口的那一瞬间,他心里只有那些熟悉的面孔,却忘了这是哪个世界了。

站在训练室的门口,纲吉定了定神,将口袋里的彭格列戒指拿了出来,有些犹豫的戴到了自己的手上。

他攥了攥拳头,犹豫一下,却又想将戒指摘下来。

就在这时,超直感突然刺的他头皮发麻,纲吉下意识猛的向左边躲闪开来,一支大腿粗细的紫色尖刺穿透纲吉面前坚硬的训练室大门,伸出足有半米多长。

“咦?”门内传来纲吉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紫色的尖刺缓缓的收回,漏出一个圆圆的洞口,正好让门内高大的男人和纲吉对上了眼。

男人抬手给了身侧的人重重的一击,便转身朝着纲吉走来。

纲吉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没办法,十年后的云雀十分喜欢与自己战斗,总是一见到自己就端着匣子冲了过来。

两人谁也打不过谁,只能僵持着打上几天,等到两人都遍体鳞伤,力竭的瘫倒在地上的时候,云雀才能安稳下来,听狱寺念叨两句“彭格列守护者行为准则”。

“你不该走神的。”包裹着凶猛紫色火焰的浮萍拐夹杂着破空的声音,猛的朝纲吉面门击来。

纲吉实在太过熟悉这人的身份,在大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就先一步的动作了起来。

手上的戒指猛的燃起了火焰,单手,纲吉便接住了云雀的浮萍拐。

“你不该不认真的。”纲吉下意识的说出了这句近乎挑衅的话。

“哦?”云雀看着纲吉瞬间变色的瞳孔和橘色的火焰,饶有兴趣的勾起了嘴角,“我不认真吗?”

超直感倏地刺痛起来,纲吉瞳孔猛的一缩,握住浮萍拐的右手猛的施力,将人向后推去,左手呈掌状,手心向外,猛的喷射出火焰。

云雀被打了个猝不及防,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才将将站住,刚才刚从匣子里钻出来的紫色小刺猬被橙色火焰打了个正着,委委屈屈的又逃回了匣子里。

云雀皱着眉头,举起小小的匣子仔细的看了看,确定匣子没出什么问题,才将匣子重新装进口袋。

“言纲的弟弟是吧?”云雀突然张扬笑了起来,笑的纲吉有些背后发麻,他单手抬起,松了松自己束的极紧的领带,又从另一侧的衣服口袋中拿出了另一只匣子,猛的打开。

“等等,我没有要和你打的意思,”纲吉有些慌了,他认出了云雀松领带的那个小动作,这十年两人反复的对战经验告诉他,这个动作说明眼前的人是真的生气了,“我只是不小心……”

没等纲吉说完,云雀便猛的攻击了过来,纲吉一个侧身,轻巧的闪过,却看见凶猛有力的火焰将刚才自己站立的地方烧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口,甚至都可以直接通往楼下。

“哦,抱歉,”云雀缓慢的转过身子,“我也只是不小心。”

“这里不是训练室,经不起我们这么打的。”摆了摆手,有些焦急的朝训练室里面望去,可里面除了拉尔和嘴角渗血,半躺在地上的言纲外,却在没有其他人的身影了。

“你在找谁呢?”云雀加快了攻击的速度,将纲吉身后训练室的门打出了数十个小洞。

纲吉有些勉强的应付着,他不能用出自己的招数,他没有匣子,再者,这栋建筑恐怕也经受不起两人火焰的连番攻击。

“哼。”云雀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再次欺身上前,这一击纲吉没能躲过,包裹着火焰的浮萍拐直直的击中了纲吉柔软的腹部,将人击出数米开外。

纲吉撞到了墙上才堪堪停住,他闷哼一声,有些痛苦的捂住了左腹部,大概裂了根肋骨吧,不过也总比断了腿的强,纲吉苦中作乐的想着。

云雀一步一步的朝他逼近,在两人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云雀却停了下来,问道:“你为什么不反击?”

“我没有匣子。”纲吉苦笑着说,他有些悲观的想着,他现在除了手上戴着的戒指,可真的算是一无所有了。

“为什么不用火焰?”云雀居高临下的看着有些虚弱的依在墙上的纲吉,第一次尝试着解释自己所说的话,“你火焰运用到很好。”

“是,是吗,谢谢。”纲吉下意识的道了谢,却又猛的反应过来,他抬头直直的看向云雀冷清漆黑的眼睛,只觉得熟悉却又陌生。

“这座地下基地会塌的。”

纲吉见云雀皱了眉头,似乎是不太满意这样的解释,又连忙加了两句:“基地里有小孩子,基地上也有普通的居民们。”

说到这儿,他似乎有些愤愤起来,用着半说教半批评的口吻又对云雀开口:“我们能保护自己,可他们不能,我们有责任的。”

云雀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纲吉,盯到纲吉意识到刚才自己语气的失误,并且干巴巴的道了歉后。

才一浮萍拐朝纲吉打去。

纲吉退无可退,只好猛的闭上眼睛,迎接随之而来的疼痛。

可预想之内的疼痛并没有来临,纲吉小心翼翼的睁开了一只眼睛,却看见自己身侧被击出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小坑,云雀早已转身离去。

“食草动物。”云雀轻飘飘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不屑,却又仿佛带着一丝笑意。







ps:点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的小可爱们都是小天使嗷嗷嗷

pps:更新频率基本上能算得上是周更????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