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

【独白】ec

今天重刷x战警 逆转未来

我就在想 要是查尔斯没躲过去,被砸死了话会怎么样

所以


ooc预警





我一直认为我对查尔斯是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的,当然,我也并不是什么感情丰富的人。


自从查尔斯第一次出现在我身旁,和我一同浸在水里,勒着我的脖子死命的朝水面上拉扯的时候,我只觉得这个人大概是闲的没事干了,才会管我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的闲事。


再后来,我与他一同留下来,我也只是觉得他人不错,像是个心地善良的富家小少爷,没什么别的心思,只知道一门心思的对别人好,可惜他的异能实在是不太招人喜欢。


真的,没有人会喜欢一个时不时就窜到你的脑子里看看你的童年悲惨记忆的人,特别是他用那晶莹如蓝宝石般的眼睛看着我,安慰般的轻拍我的肩膀的时候,我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涌出一股厌烦感。


他嘴上说着理解我,可他根本不明白我是什么样子的人,我肮脏、卑鄙、杀了不知道多少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像他一样无辜人的鲜血,那时候,我真想嘶吼着将我平生做过最恐怖残忍的事情告诉他,再看着他不自禁的流露出恐惧的神情,再逃离我的身边。


于是,我也这样做了,战斗的时候,我抛弃了他预定好的计划,戴上那个丑兮兮的头盔,明知他能全部的感受到,却还是狠狠的用硬币穿过他的头。


这样,他总是会害怕的吧。我这样想着,努力压制自己心底那一点不知所谓的奇怪感情,那时候的我还算是很年轻,什么也不了解,什么也不珍惜。


接下来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我要挑起战争,他便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阻止我,还有那个女人,那个我看到就充满怨气的女人,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天,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绝对不会再一次那样做,当他捂着后腰倒下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什么彻彻底底的不一样了。


他那双包容万物的眼睛噙满泪水,手臂微微颤抖,像是在忍耐疼痛,我不知道之前那枚穿过他脑子的硬币给他带来的痛苦是否已经消失,但我知道,我带给他的,似乎都是痛苦与不堪。


我至今还能记得他用颤抖的双唇说出那句折磨我下半生的话,“不是她做的,艾瑞克,是你。”


这就是我讨厌他的地方,他总是能一针见血的指出事物的根本,人类讨厌残酷的现实,他们都喜欢那些虚假的谎言,而往往却会对揭开他们脆弱不堪伪装的人,大发雷霆。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无疑,变种人和人类,在许多方面都是相似的。


可我总会发现,他是对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让他更舒适的躺着,虽然我知道,他现在应该被疼痛所困扰,可我还是艰难的吐露我的心声,想要他了解,不,我该说我想要他理解我,理解我的懊悔。


我告诉他,我们本该并肩前行,互相照料,我告诉他,我们是一样的人。


可他却看着我,像是怜悯,他说:“不,艾瑞克,我们不一样。”


我只感觉我整个人都被怒火烧透了,可我却不能对他发火,或者说,我不能。我的脑子里冒出一个不太好的主意,可我当时什么也想不清楚,只想着要伤害他,或者说,伤害回去—那句话,虽然我不想承认,但那真的伤透了我的心。


于是我带走了瑞雯,带走了对于他来说,最为重要的妹妹,我想要夺走他的一切,等到他一无所有的时候,他自然会想起我,想起我说过的话,到了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是他错了。


我想要他知道,我该是不可替代的。


再一次真正见面的时候,过了很久,他将我从那个不堪忍受的牢笼里救了出来,我本以为他是意识到了我的重要性,可我错了。


在飞机上,我们吵的很厉害,他指责我抛弃了他,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丝庆幸的,至少在这一点我们的看法统一了,但我也知道,要是没有这些事,没有变种人,没有这些不可化解的矛盾,我知道,我一定会呆在他的身边。


我从没见过他那么颓废的样子,自我认识他之后,他自始至终都是非常得体的,除了我伤害他的时候,我知道,我可能做的太过了,我不知该如何道歉,但我知道,他总是会原谅我的。


果然,他丢下酒杯,如释重负的和我下棋,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我知道,下了这辆飞机,我们还会是对立面的两端。


再之后的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就和我预想的一样,每当我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却总是想要阻止我。


我离开了他,在走之前,我甚至还打了他的脸,不算太重,我不想真正伤害他,但我却不得不这样做。


接下来的一切事情,都很顺利,我对哨兵稍稍的做了些手脚,我架了巨大的体育场升到那些愚昧狂妄的人类头顶,我喜欢见到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我喜欢掌握一切的感受,毫不夸张的说,我喜欢大场面。


可我没想到,我会真正的伤害到他,我知道我伤害了他许多次,但我始终没有想过,我会,我真的不想说出那个该死的字。


我从未想过,我会杀了他。


他实在脆弱的该死,一块体育场的石头混着巨大的钢筋砸了下来,他没能躲过去。


说实话,我想过我身边每一个人可能的死状,原因,包括我的,包括他的。


我知道他不过是个人,可能会死,不过该是在战场上,为他所坚信的信念英勇奋斗,艰难的反抗过之后死去,再或者是寿终正寝,到那时候,他可能老的不行,干巴巴的一把,虚弱的躺在床上,神智不清。


我可能已经死了,也可能还活着,但我要是还活着,我就一定要守在他的身边,哪怕我们都不久于人世了,但我还是想要他知道,我在陪着他。


可他却被一块儿该死的石头砸死了。


多么可笑,大名鼎鼎的查尔斯·泽维尔,著名的X教授,这世上,唯一能算作我的敌人的人,竟然被一块石头砸死了。


可笑的是,居然还是我将这块石头举到了他的头顶。


可笑的是,在他最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还戴着那个丑陋不堪,该死的头盔。


我甚至能想象得到,他在临死前,试图进入我的脑中,无论是要我救他,还是要和我说些什么,可他都没有成功,只是因为那顶愚蠢透顶的铁头盔。


我砸了那个头盔,之后我却更加后悔,这本该是我可以用来缅怀他的一样东西,现在却被我亲手毁掉了。


更加嘲讽的是,一切竟然都因为他的死,陷入了诡异而令人绝望的和平。


瑞雯和汉克,还有那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猫,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几个,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想什么,但我至少知道,瑞雯会来找我报仇的,汉克多半不会。


在我看来,他只会将查尔斯安葬起来,住在他的墓边,可时间久了,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忘了他,这是我说的,所有人。


除了我。


我不会忘了他,不会忘记他宝石般剔透闪耀的眼睛,不会忘了我们的争吵,矛盾,我不会忘了我伤害他的每一个举动,自然也不会忘了我们之间美好的回忆。


我不会因为他的死便放弃我的事业,变种人的事业,这是所有人的事情,我不能,我不敢轻易,特别是在他离开我之后,这是我仅剩的东西了,我也无法放弃。


现在,我才真正意识到我的愚蠢。


他死了,我甚至都没有留下可以借以思念他的事情,除了我和他针锋相对,苦苦斗争了半辈子的事业。


在最后的时候,在查尔斯死了之后,我竟然才可悲的发现,这个人对于我难以抗拒的吸引力和无法衡量的重要性。


我并不伤心,因为我知道,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我还会见到他。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