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

【初遇4】AM HP

大概就是梅林活到hp,重新遇见亚瑟的故事吧~
夹杂德哈 罗赫谈恋爱
ooc预警





午后的阳光亮的刺眼,空气中还隐隐约约弥漫着栀子花的香气,亚瑟匆匆忙忙的从走廊里推门进来。

他今天穿了件红色的棉麻料子的衣服,梅林还记得,这是自己今早亲手为他穿上去的。

“愣着干什么,”亚瑟从他面前匆匆走过,伸手胡乱揉搓了几下梅林的头发,“我的佩剑去哪了?”

梅林看着他从宽大柔软的床侧走到一边的柜子旁,一边胡乱的翻着东西,一边小声嘟囔着什么。

“梅林!”亚瑟侧过头来大声的吆喝着,却依旧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你听到我的话了没有?”

那把已经磨好的佩剑就在亚瑟旁边,可他却还是看不见它,笑了笑,梅林想要开口说上几句俏皮话,可他突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再次徒劳的张了张嘴,梅林只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什么坚硬锋利的东西给堵住了,那东西的边角划的他喉咙鲜血淋漓。

那一声声的呼喊和细微的抱怨在他耳边渐渐微弱下去,梅林猛的抬起头来,却发现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只有亚瑟,还穿着那件鲜红的衣服,背对着他,笔直的站在他的视野中央。

再然后,就连那一抹红色也看不清楚了。

“梅林,梅林?”梅林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微微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格莱芬多溢满整张画框的大脸。

“你不该去上课吗?”格莱芬多吹着胡子,朝他挤眉弄眼,“刚来就逃课,可不太好吧?”

“啊呀!”梅林猛的一拍额头,这才想起今天一大早就是斯内普教授的课,一想起斯内普那张阴沉严肃的脸,哪怕是梅林,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知怎的,他总感觉斯内普倒是和严肃起来的盖乌斯有几分相似。

猛的从小沙发椅上蹿起来,一边慌乱的整理着自己乱七八糟的校服,一边踉踉跄跄的朝外走去,走到一半,却又折返回来,单手拾起地上的小木棍,嘴里还嘟嘟囔囔的抱怨着:“为什么不叫我起来啊……”

“看你睡的太好了,”赫奇帕奇笑眯眯的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你很久没睡好了吧?”

“啊,”梅林的身子微不可见的僵硬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渐渐慢下来,“总是梦到不该梦的东西,时间长了,还不如不睡的好。”

狭窄的屋子里没有光源,显得阴阴沉沉的,不知是谁,发出低低的叹息声。

“不说了不说了,”梅林收拾好衣服,也不顾墙的另一侧有没有人,便挥手让墙打开,笑着走了出去,“再聊我可不用上课了。”

一块块的墙砖移动,在梅林的身后合死铺平,可他仍能听见身后斯莱特林拉长的声音,“你知道的,”他顿了顿,声音被一块块砖头逐渐阻挡,变得虚无缥缈起来,“时间也该到了。”

最后一块石头也归于原位,梅林却惊异的站在原地,他刚才听见了什么?萨拉查说了什么?时间?

他猛的转过身子,想要再一问究竟,却被愈来愈近的争吵声给阻止了。

“马尔福,我警告你,”哈利朝这边走着,言语激烈的朝马尔福威胁着,“别再叫赫敏泥巴种!”

“怎么?”德拉科和哈利并肩走着,身体却极其放松,“伟大的救世主要给我一个钻心剜骨吗?”

“马尔福,”哈利别过脸去,不再紧盯着德拉科那柔软的淡金色头发,转而看向走廊外,那棵被秋风吹的落尽了叶子的梧桐,压低声音嘟囔着,“不要这么说,我不想……”

“我知道。”德拉科突然停下脚步,救世主也停下脚步,疑惑的看向他,他淡灰色的眼睛像是哈利童年所拥有的唯一一只熊娃娃,引得他不由自主的紧盯着那双眼睛。

“你总是这么看我,”德拉科难得的柔和的笑了笑,“我问你,你为什么这么看我?”

“这么看你?”哈利疑惑的皱着眉头,小声重复着,“我怎么看你了?”

“你喜欢我吗?”德拉科定定的看着哈利,突然便冒出这么一句。

“你说什么?”哈利瞪大眼睛,右手缩在宽大的衣袍里,无意识的搅着自己的袖边,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脑子清楚一点。”

“你喜欢我吗?”德拉科没有在意他补上的那句多余的话,而是凝视着哈利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重复着,“或者说,你有想过,你喜欢我吗?”

“不,我的天啊,”哈利猛的挥开德拉科伸过来的手,踉踉跄跄的向后推了两步,差点摔倒,“德拉科,你在想些什么!”

“我在想些什么?”德拉科皱了皱鼻子,慢条斯理的伸出手来,将被打乱的衣袖整理的平整如新,他重新抬起头来,面上不带一丝表情,“伟大的救世主,你不如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也不等哈利再说些什么,便直接转身,朝走廊的另一头走去了。

梅林看着哈利站在原地,朝着德拉科里去的方向发愣,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说实话,他就站在离这两个人几步远的地方,可这两个忙于交流感情的人,怎么就发现不了他的存在呢?

唉,亚瑟啊。

“啊,迈基,你在这里啊……”哈利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摸了摸鼻尖,又抬起眼,小心翼翼的从手指缝中间瞥他,“你,你都听到了?”

“你喜欢他吗?”梅林没回答他的话,倒是直接了当的问了这样一句。

“他?”哈利一脸嫌弃的小声嘀咕着,耳朵尖却红的滴血,“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梅林了然的笑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廊外的树杈上零星的落了两只麻雀,不一会儿,一只便扑棱着翅膀飞走了,只留下另一只,傻乎乎的站在梧桐树最高的枝子上,绝望的喳喳乱叫着。

“喜欢就告诉他,”梅林侧对着哈利,走廊高处的拱顶投下深沉的阴影,将他的侧脸盖住,“不要等到后悔了……”

哈利含含糊糊的答应着,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眼前这个人并不是在对自己说话。

“啊,对了!”哈利猛的一拍额头,“你早上怎么没来上课啊!那可是斯内普教授的课。”

“我,那个,”梅林转过头来,将那些陈年旧事丢在脑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裂开了嘴角,“我一不小心睡过头了。”

“啧啧啧,”哈利抿着嘴,颇为同情的摇了摇头,“斯内普教授让你过会儿去他那里留堂。”

说完,又同情的踮起脚尖,伸手拍了拍梅林的肩膀,要知道,他前天和罗恩被罚留堂,可是处理了一整盆的鼻涕虫,那手感……

哈利微微的打了个哆嗦,摇着头离开了。

斯内普?斯莱特林的院长?梅林有些无助的捂住脸,要知道,那个黑漆漆湿乎乎的地下室里,可挂着许多老熟人的画像啊。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