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

【初遇5】AM HP

大概就是梅林活到hp世界重新遇见亚瑟的故事。

ooc预警

德哈/少量罗赫/少量SSGG出没


梅林慢悠悠的叹了口气,转身看了看已经恢复如初的墙面,决定待会儿找个萨拉查的画像好好聊聊,至于斯内普教授让他留堂的事情……

他认命的半闭上眼睛,不情不愿的往阴暗潮湿的地窖方向挪动着脚步,谁叫他现在是学生呢,下次不管戈德里克怎么说,他也要去当个老师什么的,至少可以有个地方挂张亚瑟的画像。

又向前迈了两步,梅林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推开了地窖的门,斯内普坐在桌边,正埋头写着些什么,在他背后,挂着萨拉查和德克斯特的大号画像。

萨拉查看到他之后先是一愣,继而了然的冲他笑笑,甚至还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还没等梅林安下心来,却听见旁边一声略带沙哑的声音尖叫,“梅林!”

梅林僵硬的半扭过头去,斯内普也被这叫声吓了一跳,阴沉沉的放下手中的羽毛笔,扭过身子去看发出声音的德克斯特。

说起来,德克斯特也算是继萨拉查他们之后为数不多的,知道梅林身份的人。在萨拉查离开霍格沃茨之后,在戈德里克和其余梅林认识的人都一个个相继离开世界之后,是德克斯特把他从那个荒无人烟的小森林里挖了出来。

看着梅林僵硬的表情,德克斯特瞬间便明白了什么,他重新坐回画像的沙发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小声嘟囔着:“梅林啊,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这张烦人的破沙发。”

斯内普皱着眉头,半信半疑的转过身子,死死的瞪了梅林一眼,却又继续低下头写起来。

趁着斯内普埋头书写的功夫,德克斯特从梅林挤眉弄眼的无声说着抱歉,他实在是太久没有见到他了。

梅林冲他笑笑,他自然不会怪他,还记得那时候德克斯特刚做了霍格沃茨的校长,战战兢兢的拿着一副学校创始人流传下来的信件,来到森林里寻找隐居的梅林。

敲开木质的破烂门板,却只发现一个瘫倒在地上不知多久的年轻人,梅林冲着画像里的人轻巧的眨了眨眼睛,说实话,要不是他的话,可能自己现在还在那个肮脏的地板上,一个人,孤独的躺着。

“艾莫瑞斯先生,”斯内普像是再也忍不住了,他将手中的羽毛笔重重的拍在桌子上,一脸阴沉的看着他,“你难道不想说什么吗?”

“啊,”梅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对不起,我今天早上没去上您的课。”

“为什么呢?”斯内普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木质的桌面,发出哒哒的响声,“有什么事情,要比上课更重要呢?”

“非常抱歉,”梅林低了低头,“我一不小心睡过头了。”

“睡过头?”斯内普嗤笑一声,“真是极为格莱芬多的回答啊,艾莫瑞斯先生。”

“因为你的瞌睡虫,格莱芬多将被扣掉二十分,”老蝙蝠站起身子,拢了拢漆黑一团的衣袍,“现在,艾莫瑞斯先生,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但我相信,你会非常愿意帮我处理这一盆的鼻涕虫的,是吗?”

看着盆子里一条条黏糊糊,甚至还在蠕动的小东西,梅林忍住自己想要呕吐的欲望,微微的点了点头,“是的,教授。”

斯内普满意的点了点头,大步的离开了。梅林认命的叹了口气,微微撸起袖子,别开脸,将手伸人到黏糊糊的虫子当中。

可能是被这些小东西给吓到了,梅林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他听见有人在轻轻的叹息,叫着他的名字,“梅林。”

那是他在熟悉不过的声音,他转过头去,准确无误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片刻,却又失落的低下头。

在书架的角落里,摆着一副小小的亚瑟王的画像,梅林在这千年当中,总是刻意躲着亚瑟的魔法画像,平日里他房间放的,也只是麻瓜世界里最普通的亚瑟王画像。

那张画像里的亚瑟穿着那件他最喜欢的袍子,鲜红色的外袍上用金线绣着繁杂的花纹,梅林还记得他有次不小心弄坏了那件袍子,却又不敢告诉亚瑟,就找了金色的颜料将花纹补上,也亏亚瑟眼神不好,到最后也没有发现。

“梅林,”画像上的人低声叫着,水蓝色的眼睛总让梅林想起那天下午的湖水,“你为什么不看我。”

掩饰的低下了头,梅林加快了手里的动作,说实话,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亚瑟,画像里的虚假的亚瑟。

亚瑟刚刚离开他的时候,他曾经有过一段格外艰难的时候,那个时候简直是难过极了,想死又死不了,离开了亚瑟,梅林却又活不下去。

没有办法,梅林便想方设法的弄出了这种画像来,他将画像摆到身边,在房间里一呆便是整整半个月,无时无刻的不在欺骗自己,和画像聊着天,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就像是亚瑟还活着时的样子。

可到最后,梅林还是发现了,画像只是画像,就像是一段亚瑟留下的音频,代替不了他,当然,谁也代替不了他。

自此以后,梅林便一直躲着这些与故人有关的画像。

不是怕触景生情,只是不想让这些画像提示自己,他是一个被世界遗弃了的人。

“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看我,”画像里的那个亚瑟苦笑着,梅林心底里暗暗想着,他从来不会这样笑,“你觉得我只是个画像,不屑和我说话,是吗,伟大的法师?”

“不对!不是这样的!”梅林猛的站起身子,盆子里的鼻涕虫被他扬了一地,“我从没有这样想过,亚瑟,亚瑟也不会这样说。”

画像里的人还要张口,地窖的门却被人猛的推开,斯内普迈着大步子走了进来,一脸阴沉的开口:“艾莫瑞斯先生,赶紧去大厅。”

“但,但是,”梅林有些无措的举着手,手上还沾满了鼻涕虫黏糊糊的体液,地上有几只倔强的小玩意儿还在拼命的朝前爬着,他转过头,用余光瞟了瞟亚瑟的画像,“我还没有……”

“好了,”斯内普看见地上的东西后,脸色阴沉的简直可以挤出墨来,他一边粗暴的伸手推开梅林,一边在办公桌的抽屉里翻找着什么,“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找你的,现在,快去大厅。”

梅林被赶出门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斯内普慌乱的从抽屉夹层中取出一小瓶淡蓝色的药剂。

出了地窖的门,走廊两边都是学生,你推我搡的朝大厅方向跑着,梅林想找个人问明情况,却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人潮推到了大厅。

格莱芬多的桌子上,罗恩就不必说了,正傻笑着和赫敏聊着天,梅林耸了耸肩,坐到了哈利身边,可哈利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到来,只是端正的坐着,直勾勾的盯着斯莱特林的长桌。

“咳咳……”梅林故意咳嗽了两声,引得哈利扭头看了过来,“你这是怎么了?”

“还不是斯莱特林那边的那个家伙,”哈利右手托着腮,幽怨的叹了口气,“我从没有想过他这么受欢迎。”

梅林转过头去,马尔福坐在长桌的中心位置,边上围了一层的漂亮女孩子,大都灿烂的冲着马尔福笑着,想要把手里的南瓜汁亲手喂到他嘴里去。

马尔福可能也意识到了格莱芬多这边过于灼热的视线,他笑着谢绝了一个女孩子递来的杯子蛋糕,转头看过来,正巧和哀怨的看着他的哈利对上了眼。

马尔福不止没有躲闪,还冲他挑了挑眉毛,伸手接过一杯递来的南瓜汁,冲这边的桌子遥遥的举了举,又笑着低下头来抿了一口。

“你!”哈利像是被气的狠了,猛的站起身,想要去和马尔福好好聊聊,却被一边的赫敏拉住了衣角。

“哈利,”赫敏抬着头,冲他呲牙咧嘴的小声解释着,“你知道的,现在不安全,别惹事了。”

“不安全?”梅林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还有,为什么突然叫我们来大厅?”

“你还不知道吗?”罗恩丢下手里烤的香脆的蛋挞,八卦的探过头来,“据说是有人闯进霍格沃茨了!”

“怎么可能?”梅林皱了皱眉毛,“霍格沃茨不是有防御魔法吗?”他对霍格沃茨有信心,因为这魔法就是他和斯莱特林一起弄的。

“我正要说这个呢,”罗恩神神秘秘的撇了撇嘴,“好像防御魔法对这个人不起效,相反的,学校还保护这个人,搞得校长他们都没办法了。”

梅林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一点点的加快,沉重却又兴奋,他感到身体里的一部分正在尖叫着嘶喊着什么。

“还不止呢,”赫敏也神秘兮兮的凑了过来,“据说那人还是个麻瓜!”

嘣,梅林只听见麻瓜两个字,就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崩断了,他猛的站起来,翻过格莱芬多的长桌,带翻了几盘水果,朝门口跑去。

赫敏几人在身后喊着些什么,但他已经听不进去了,他只想知道,自己想的究竟是不是对的。

翻过一层层的楼梯,梅林隐隐约约能听见塔楼底下传来的呼喊声,是个男人的声音,而且在叫自己的名字。

他急切的朝那边跑去,可还是不够,不够快!

矮矮的塔楼此时好像变成了天阶一般,梅林深吸了一口气,眸中流光闪烁,一个闪身,他便从塔楼顶上跳了下去。

魔法自然而然的缠绕在他的周身,扬起大片的积雪,几名教师正握着魔杖,不知道是该将魔杖指向这个刚出现的学生,还是那个被学院庇护的麻瓜。

麦格教授远远的冲他喊着些什么,他却一点儿也听不进去,因为眼前的这个人。

他实在太过思念这个人了,思念他闪耀着金色光芒的头发,如湖水般湛蓝的眼睛,他的笑,他的愤怒,甚至他带着点抱怨喊自己名字的样子。

他曾在深夜一遍遍的描绘这个人的样子,他强有力的手指,低垂浓密的睫毛,甚至是晨起时头上翘起的一束金毛。

他是如此的思念他,如此的眷恋他,以至于在千年中痛苦挣扎,在绝望与不堪中反复忏悔。

可在看见他站在人群中,带着些诧异的转过身来时,梅林只觉得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了。

那个人仍穿着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穿的盔甲,胸口仍沾着未干涸的血,茫然的喊着他。

“梅林。”




评论(5)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