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

【家庭教师】错位 02

角色属于天野娘
ooc属于我







“你的朋友?”纲吉低声重复着,他像是本能般的将目光求助般的投向正在悠闲喝着咖啡的里包恩,可那个人却并没有在看他。

里包恩半眯着眼睛,享受的抿了一口咖啡,笑意盈盈的将目光投向身边坐着的人。

现在的纲吉已经不是当初国中生的孩子了,他不可能再做出更加示弱的举动。

更何况,他似乎隐约发现,这应该已经不是自己的世界了,大概是个平行宇宙?

纲吉低下头,呆呆的站在楼梯上,事情发生的太快,他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仿佛就要炸掉一般的剧痛。

“怎么了吗?”那个长得与纲吉极为相似的人站了起来,关切的问道,“纲吉,你身体不舒服吗?”

“啊…没什么,有些睡糊涂罢了。”纲吉含糊的应着,他瞥见那人手上戴的彭格列戒指,心里了然。

扶着楼梯的扶手,纲吉踉踉跄跄的走下楼梯,来到餐桌边,找了个极为边缘的位子坐下,安静的听着众人毫无防备的交谈。

“啊呀,阿纲不去上学吗?你可是要迟到了哦。”妈妈将准备好的便当放到纲吉手边,冲他笑的一如往常的温柔。

“那个,”纲吉轻飘飘的伸出食指,指了指对面的那个人,“他不去上学吗?”

餐桌上瞬间安静了下来,就连蓝波也放下了手中的棒棒糖,茫然的望着四周。

猛的一声巨响传来,吓得蓝波瘪了瘪嘴,就要哭出来。狱寺似乎是颇为不爽的拍着桌子,冲着纲吉大嚷,“你这是对十代目不敬!你怎么敢
用手指指着……”

然而他还没嚷完,便被山本笑嘻嘻的拉了回来,大大方方的圈在怀里,“别这样啦,狱寺,会吓到言纲的弟弟的。”无视身边恼羞成怒,破口大骂的狱寺,山本又冲纲吉安慰的笑了笑,“别在意啊,我们都以为你知道的。我们这两天,一直要参加那个…拳击比赛的。”

拳击比赛?大概又是什么彭格列的小秘密活动?

桌边里包恩试探的目光刺的纲吉皮肤生疼,他赶紧低下头,用略长的刘海遮住眼睛,支支吾吾的拿着便当,逃似的跑了。


纲吉一路狂奔,却还是迟到了,他被老师罚在走廊站一节课。

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纲吉忍不住偷笑出声,这一切实在是让人太怀念了。

现在又该怎么办?纲吉收敛了笑意,沉下心思考起来。

看起来自己现在应该是有个哥哥,言纲,而言纲恐怕才是现任的彭格列十代目。

正好,自己从未想要过什么彭格列十代目的头衔,纲吉勉强说服着自己,却根本无法忽视心里酸涩的别扭感。

整整一天都没什么人理睬纲吉,放学的路上,纲吉一个人背着书包,慢悠悠的朝家里走去。

若是没有里包恩,没有彭格列,那废柴终究也只能是废柴。

没走几步,纲吉就听到了前方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看着里包恩一脸凝重的被十年后火箭筒击中时,纲吉有点幸灾乐祸的想着,哦,这下我可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可等到紫色的烟雾散去,纲吉却看见了无比熟悉的那个身影。

穿着笔挺西装的高大男人四下张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哇,”言纲惊奇的大叫起来,“里包恩你十年后竟然是这个样子!”他拉着蓝波跑上前去,细细观摩着,似乎完全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内心。

“抱歉,”十年后的里包恩定定的看了言纲一会儿,却又失望的摇了摇头,他轻轻的将言纲推开,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纲吉身上,“我不是你的那个里包恩。”

“啊?什么不是…”言纲摸不着头脑看着十年后的里包恩朝自己的弟弟走去,和完全不在状况内的蓝波一脸茫然的对视着。

纲吉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即使他当了许久的彭格列十代目,里包恩当年逼他学习的狠辣样子,还是在他幼小的内心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而当里包恩诅咒解除,重新成人时,这种阴影也就随之几何的增长了。

纲吉不由自主的咽下一口唾沫,这要是真是自己那个世界的里包恩的话,可就大事不好了。

他刚转过身准备跑路,却被身型高大的男人一把抓住了校服后领,纲吉似乎都能感到背后浓郁成型的杀气,“说,你想去哪啊?”

纲吉憋了憋嘴,闷闷的说:“我哪也不去,我就呆在这里。”

里包恩皱了皱眉头,将他整个人用力的掰转过来,贴近纲吉的脸,不解的开口:“你又在闹什么别扭,你知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纲吉狠狠的打断了,纲吉拍下他放在自己肩膀的手,冲他有些恶意的笑着:“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回去吗?恩?”

“亏你还想着我会在另一个平行世界活着,”纲吉向后退了几步,想要离里包恩更远些,“我在那个世界,可早就已经死透了啊。”

“什…什么,你在说什么!”里包恩的瞳孔猛的缩小,“你不是和维尔家族开战吗?你怎么会输给维尔?”

“我是不会输给维尔,可那也是要在我的戒指和匣子没被人动过手脚的前提下,”纲吉捡起脚边掉落的书包,绕开里包恩,向前走去,“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守护者竟然一个都没有出现啊。”

“不可能,”里包恩有些神经质的念叨着,“这根本就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纲吉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那个世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你听我说,”里包恩抬起头,几乎是见所未见的诚恳表情,“我的时间不多了,这肯定有什么差错,你知道的…我们,我是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里包恩几步就追上了腿短倔强的纲吉,将紧紧握在手里的东西塞给了他,“你要想办法回来,彭格列不能没有你。”

纲吉张了张口,还未说出话来,里包恩就“砰”的一声,随着紫色烟雾,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十代目,你还好吧?”狱寺拎着一袋土产冲言纲关切的嚷着,“里包恩先生呢?”

“恩…我也不知道,”言纲指了指纲吉的身边,有些茫然的看向狱寺,“刚才在这里有个大号里包恩。”

“啊?”狱寺愈发的搞不清楚状况,只好将眼神投向低着头,看着手中东西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的纲吉。

不知道是眼前两人的样子实在搞笑,还是被刚才自己世界里包恩所取悦,纲吉放任无法控制的嘴角向上傻瓜般的扬着,一边轻巧的带上刚刚里包恩塞给自己的彭格列大空戒指,一边对面前几人大大方方的承认:

“里包恩不会再出现了。”

评论(4)

热度(26)